导语:我司法人兼执行总裁程奇博士,接受由天和众创、天和高科联合发起的创业采访栏目黄金十二宫的一栏专访,带大家走进众测生物,了解具有多重角色身份的科学家兼众测生物创始人程奇博士的世界。

 

黄金十二宫是由天和众创、天和高科联合发起的一档创业采访栏目,栏目的第四期,便邀请了浙江省千人计划专家——众测生物创始人之一的程奇博士,走近这位拥有多重角色身份的生物医药界又一位发烧友

 



梦想始于兴趣

程奇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从小学直到高中都在子弟学校就读的他成绩总是第一名。许多人在小时候都有一个当科学家的梦,包括我。数理化的科学家虽然很多,我却对生物情有独钟。

带着这份强烈的好奇心与炽热之情,程奇的第一高考志愿选择了浙江大学生物系。

1989年,那是毕业季,程奇凭借年级前五的专业成绩获得了北京某知名科研院所每年为学校预留的5名毕业生代培名额,但当年由于特殊情况名额被迫取消,这对于程奇的科研之梦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冲击。天佑爱人,毕业导师推荐了他去北京中国农科院研究所攻读生物物理专业硕士,并从事农业生物和蛋白质研究。

程奇感叹道: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机缘巧合,我也因此结识了新的同学,如今众测生物的另一位合伙人。

 

 

爱科研的人运气都不会差

当时,大学导师建议程奇留在农科院继续考博,但他有些新的想法。

那时,我想转向微生物固氮酶基因领域的研究,实现让农作物能够自主固氮,却受到科研条件和专业跨领域带来的阻力。幸运的是,我获得了时任农科院的领导沈桂芳先生的肯定与支持,让我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并鼓励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自由、安心的做研究。从超净工作台、精密仪器实验室、储藏室等等到一些细小设施,这间实验室积攒了他这四年的心血与科研热情,期间亦同导师及早期知名专家编写了数篇课题。

 

 

剑河之畔的追梦青年

时光静静流淌了四年,19949月,28岁的程奇告别了自己的实验室,先后赴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读博,四年顺利摘取生物化学博士学位。期间,他还在世界著名植物与微生物分子生物学研究中心和世界顶尖固氮研究机构——欧洲固氮研究中心钻研。

程奇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充满魔法气息城市的一切,更是养成了踢足球和旅游的优雅兴致。2001年,程奇来到剑河之畔,就职于剑桥大学植物系及其相关合作企业,开始接触产学研工作,并对植物与微生物中的相关代谢途径及其蛋白质酶学等有较深的造诣,更为他在今后创建中剑约埋下了伏笔。其实科研的圈子挺小的,到现在都还有当年在剑桥共事的伙伴。

20051月至20076月,程奇赴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USA)氧化还原中心担任高级访问学者,他在英国培养的交流习惯为他回国展开的合作科研项目给予了巨大的帮助,在研究所任职执行主席期间,也因此负责学术研讨和组织工作,并担任研发项目leader

 



 左手画方,“程”现国际生物医药科研生态传奇

而此时,国内的科研环境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新世纪、新局面下,中国的崛起体现在方方面面,国内的新老科学家们也迎来了科学的春天,在二十一世纪这样一个中国要面临真正崛起的历史背景下,众多海归人员毅然决定彻底地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以巨大的热情投入到这场新形势下的发展中去。

巨大的变化让程奇感到欣喜与期待,一个新奇的想法在程奇的脑海中生根发芽。通过这些年来与国际著名高校和研究中心的沟通,以及与国内的许多国家级重点院校的领军人物们的磋商与提议、全面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他于2010年成功发起并建立了一个以植物分子生物学、作物科学、合成生物学以及生物固氮研究为龙头的国际化生物科技合作中心,简称中剑约CCJC,立足于中国农业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各所以及北京大学等高校,致力于工农医转化科学和创新的活动,培育大批中外专业科技人员;联合相关领域的国际顶级实验室,长期共同合作研究。

CCJC是我国生命科学领域的一个战略性平台,我希望更多的新老科学家能够看见正在崛起的中国,一起与中国共同进步。这也是筹委会首席——程奇为此努力付出的源动力,CCJC的建立成功地加深了国内外的科研交流,每年也因此吸引更多的海外科学家归国,为国内创新人才的引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右手画圆,15分钟检测遗传性疾病

这位生命科学发烧友,仿佛兴趣爱好能为他源源不断地带来无限能量。

随后,程奇便动身回国,他想通过创办企业,将二十余年的科研经验实现技术成果产业化,圆一个自己对生命科学的终极目标。

遗传基因DNA的双螺旋结构中存在许多负责双螺旋本身复制的相关物质酶,在这些酶中,有些酶复制的速度很快,其中细菌和病毒酶尤其迅速。20112月,程奇与他的大学同学共同创立杭州众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落地杭州天和高科技产业园,带领团队开发世界领先的重组酶介导链替换核酸扩增技术(简称RAA专注于遗传性和传染性疾病检测、食品安全、环境监测等快速检测方面的应用。

目前市场主流的一些以PCR为代表的诊断技术,通常采用人工物理加热的方法,使DNA双螺旋在不影响其正常工作的情况下分开,但因在体外环境无法进行,存在环境受限、诊断时间长、成本高的弊端。

RAA是程奇发明的一种恒温核酸快速扩增技术,通过利用从细菌或病毒中获得的重组酶,能够在常温下形成新的DNA互补链,扩增产物以指数级增长,同时利用荧光探针的标记,可以实现定时定量的结果分析,通常5-15分钟就可以得到检测结果,高效诊断艾滋病、乙肝、HIV等传染性疾病,从而用于血筛等医药市场。

众测生物运用自主研发的蛋白质酶进行实验研究,以一种还本、真实的生物工作过程在体外进行常温诊断,无需加热冷却,其优点为检测快、特异性强、灵敏度高、造价低,达到国际领先的水平。

 


除了专心做产业化,程奇在平日也爱写书。2013年,他的个人专著《地球是钟·固氮篇》成功出版,并提出十分鲜明的新观点和新理论。兴之所至,一往而深,在采访过程中我也发现,正是因为他的情怀与坚持,从建立自己的科研实验室、搭建国际生命科学科研交流平台、自主创立企业到出版个人专著,他既是科学家,也是一名资源整合家、创业家和作家,程奇十分谦虚地说:值得开心的是现在的项目都进行得比较顺利,希望自己能为生命科学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采访/编辑:王佑婧


 

创业小访谈

天和众创:众测生物目前的产品进展如何?

程奇:健康医药产品是我们的长期目标,目前我们已研发出了30多项产品,且成功申报数项一带一路项目。医药类产品的相关批示还需一定的时间,所以食药监领域的产品会更早上市,如今国家的支持力度很大,许多城市地区都配备了快检车,我们也成功地与食品安全检测中心等多家机构展开了合作。

 

天和众创:在融资和产业链合作方面,众测生物近期有什么计划吗?

程奇:我们正在进行A轮融资,合作方面我们计划与其他行业机构打造快治+快检新模式。也希望可以与园内优秀企业多多交流,同园区的第三方检测类企业展开项目合作。

 

天和众创:回国先后您创立了好几家公司做技术产业化,在这个过程中,您有什么心得和经历分享?

程奇:创业其实是艰难的。创业形势和氛围是创业成败的一大因素,首先需要结合自己的情况正确选择适合自己的城市。但是外力又不会一直全方位、无缝地支持你,企业具备一定的实力才是至关重要的。我做了6-7年的企业,我觉得企业的落地是成功的第一步,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

 

天和众创:听了您的经历,仿佛比其他的科学家拥有更多彩的经历,在编写专著的时候,您是抱着怎样的期望呢?

程奇:对人类而言,生物固氮和光合作用可能是生命科学中两个永恒的话题,我相信科学是需要追梦者的,也是永远属于追梦者的。我自热衷固氮这项研究开始,便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项光荣伟大的事业,能与读者产生一些共鸣,鼓励更多人投身于这项事业中。

 

 


2017年10月18日

文献︱用重组酶介导扩增技术快速扩增核酸

上一篇

下一篇:

专访|左手画方,右手画圆,他既是科学家也是资源整合家

添加时间